客户端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资讯频道>游戏新闻>正文

李宇春谈导演处女作:还没拍完 仍在难产阶段

2019-05-18 14:09:54    来源        作者  作者:娱理工作室

羽毛装获封最惊险红毯造型

  “如果我今年摔倒了,我是自己都没有办法爬起来”

  娱理工作室:今年的发色很好看,给它命名为什么紫?

  李宇春:就是一个“误打误撞的紫”,因为我其实在5月初做的发色有点粉,更偏粉,但是颜色保持不了太久,所以这次来戛纳之前我就想说,要不我去补一下,让它更均匀,不然洗了很多次就会很浅了。 结果这次补得太深了,就真的变成了紫色。

游民星空
李宇春在尼斯机场

  娱理工作室:这个紫色很好看,未来还有尝试其他色的打算吗?

  李宇春:取决于染发师会染成什么样子。

  娱理工作室:你是放任Tony老师发挥吗?

  李宇春:没有,可能因为那个度真的很难拿捏,浅一度多一度就会很不一样。

  娱理工作室:《悲惨世界》红毯上的羽毛装蛮惊艳的,衣服有多重?

  李宇春:非常重,我没有称过,但据说真的非常超级重。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一点,是在于它没有一个可以平衡的感觉,因为双手是在那个里面的,你相当于其实没有双手的平衡,又加上一个高跟鞋,会很难掌握。

  娱理工作室:算是最惊险的一次红毯造型吗?

  李宇春:我觉得最惊险的一次。我脑子里面想过无数个恐怖的画面,我想过,如果我今年摔倒了,我是自己都没有办法爬起来,因为没有手。

游民星空
李宇春以白色羽毛装造型亮相红毯(摄影:宫德辉)

  娱理工作室:想到这个画面,得想一个解救方式。

  李宇春:没有,我只能拼命想说我今天不可以摔倒。

  娱理工作室:《火箭人》红毯上的这套衣服比较优雅一些,和羽毛装区别蛮大的,两套衣服里都有什么样的意义和设想吗?

游民星空
李宇春《火箭人》红毯造型

  李宇春:昨天那套衣服(羽毛装)是用了一种未来的手法向经典致敬,我觉得这是最打动我的一个意义所在。然后今天这套礼服非常用心的融入很多中国元素,整个版型会有一点旗袍,肩部的设计有中国古建筑的一些小元素。

  娱理工作室:以前你说过绝对不会穿蛋糕裙,但是后来还是穿了,所以要不要再立一个“绝对不会穿的造型”的flag?

  李宇春:绝对不要!因为我发现我好像都有打脸。

  娱理工作室:说到时尚,看了前段时间的met gala,很多中国观众会觉得相比欧美的明星,中国明星的整体表现没有那么坎普,玩得不够开?

  李宇春:我觉得本来就是中西方的文化,会有一些不一样。我们会有自己的一种理解去诠释坎普,不仅仅应该是跟随别人这样的一种审美。我们其实也讨论过那套礼服究竟够不够坎普,但是我认为它是坎普的,因为设计里面其实用了两只孔雀,用了一种非常戏剧的方式去做刺绣,但是那个刺绣其实是在非常西方宫廷的一个丝绒上面去呈现的,所以那套礼服里面有东方的元素,也有西方的元素。 另外我尝试了一个我自己其实没有尝试过的20年代的手推波纹,用了比较摇滚的一个发型,把两者融合在一起,所以其实我觉得是具备坎普的。

游民星空
李宇春在Met Gala红毯

关闭

返回顶部